讓青年學生嘗到“真理的味道”

發布時間:2021-04-09 11: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廣饒版《共產黨宣言》在戰火中一代代傳承,它的保存和傳播就是一曲傳承信仰的頌歌。”近日,在中國石油大學(華東)圖書館黨史學習教育研討室里,青年學生與遠在北京的該校文史學家余世誠進行了一場視頻連線。

85歲高齡的余世誠精神矍鑠、聲音洪亮,胸前佩戴著閃閃發光的黨徽。他現場展示了廣饒版《共產黨宣言》和革命烈士的照片,動情地講述了我國首版中文全譯本《共產黨宣言》在血與火中保存、傳播的故事,為大學生上了一堂特殊的黨史教育課。

研討室里,學生們手中也有一本《共產黨宣言》影印版:水紅色的封面上印著馬克思的大照片,書名卻誤排為《共黨產宣言》。

余世誠為青年學生講述了這一版本傳播的感人故事。

1920年,一批初步具有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積極籌備成立中國共產黨。為更廣泛地傳播馬克思主義,陳獨秀帶著日文和英文版《共產黨宣言》,約請日本留學歸來的陳望道把它翻譯成中文。陳望道躲在義烏農村的柴屋里,全身心投入翻譯工作中。同年8月,第一版中文《共產黨宣言》面世。余世誠把此書稱為中共“第一經”。

據史料記載,盡管第一版標題將“共產黨宣言”誤排為“共黨產宣言”,但所印的1000冊很快贈售一空,在上海出現了爭相傳閱的熱潮。

然而,曾經指導過中國革命的第一版《共產黨宣言》實物,在新中國成立后30多年一直沒有被發現。

1986年,華東石油學院(中國石油大學前身)副教授余世誠到廣饒考察,縣博物館從劉集村征集的一本《共黨產宣言》(封面標題誤排版)吸引了他的注意,而“1920年8月出版”的字樣更是讓他眼前一亮:或許這就是最早的中譯本。

事不宜遲。余世誠向中共中央編譯局作了匯告。隨后,由中共中央編譯局、華東石油學院、東營市政協、廣饒縣等專家學者組成的考察組,到劉集村召開調查會,赴濟南、上海、北京訪問知情人,調查研究的結論是:此書即中國最早的中譯本《共產黨宣言》。

“這本《共產黨宣言》不是靜靜躺了60年的一本書,而是在血與火的歷史中走來的一本革命文獻。”余世誠說。

經了解,濟南早期共產黨員張葆臣在黨內負責發行黨刊,成為這本《共產黨宣言》的最早收藏者。隨后他轉送給在濟南從事革命活動的劉雨輝。劉雨輝回故鄉東營廣饒劉集時,帶來了一批馬克思主義相關書籍,其中就有那本《共產黨宣言》。

劉集黨支部的黨員們,晚上經常聚在黨員劉良才家的北屋,在煤油燈下學習這本《共產黨宣言》。入冬農閑時節,黨支部舉辦農民夜校,這本書又成了劉良才等宣講革命道理的好教材。

其后的15年里,這本《共產黨宣言》經手數位革命者和黨員,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將“禁書”多次轉移保存在灶頭、糧囤、墻壁雀眼里……

1941年1月18日夜晚,千余名日偽軍突然包圍了劉集村,殘忍殺害83位革命者和老百姓,全村500多間房屋被燒毀,這就是震驚全國的“劉集慘案”。在這場慘案中,《共產黨宣言》最后一名保存者劉世厚本已逃出村莊,看到全村一片火海時,擔心藏在屋山墻雀眼中的《共產黨宣言》被燒毀,冒險潛回家里,在烈火中爬上屋山墻,救出了這本寶書。

“我想,劉集黨支部的老一輩革命者,為了保存和傳播馬克思主義的著作,不怕流血犧牲,用實際行動給我們上了一堂生動的愛國主義教育課!”每每講到流血犧牲的革命烈士,余世誠都會激動不已。

“想要加入中國共產黨,就必須要學習《共產黨宣言》;想要真正了解共產主義,就好好學習《共產黨宣言》,它是很好的‘入門導師’。”余世誠在北京石油學院(中國石油大學前身)就讀期間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那時起他就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產生了興趣,讀的第一本馬克思主義著作就是《共產黨宣言》。在研究生階段,余世誠選擇了馬克思主義教育專業,畢業后的50多年間一直在中國石油大學從事黨史教學與研究工作。

余世誠喜歡用鮮活的黨史故事講授博大精深的馬克思主義,“只有將身邊的黨史故事搬上課堂,同黨史相聯系,同學們才愛聽,老師也會更加投入”。

余世誠把《共產黨宣言》的故事講給一代代青年學生聽。他早年的學生成為馬克思主義理論課和思政課教師后,也在課堂上繼續講述《共產黨宣言》的故事,“那天聽說我的學生都退休了,我是真的老了哦!”

“年老精神不老,信仰永放光芒!”2020級大學生董鳳云是聽黨史課中年齡最小的,2003年出生的她一入學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如今已成為一名入黨積極分子,在她看來,“要向余爺爺學習,追隨黨的腳步,永遠跟黨走!”

一堂生動的黨史教育課,讓參與的青年學生嘗到了“真理的味道”。“和余爺爺進行跨越時空的交流,讓我們感受到了信仰與熱愛的力量。”青年學生韓月陽當天更新了自己的微博,“這些故事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們會努力將這份信仰傳承下去!”

  編輯:余楊智

  統籌:崔林林

  編審:鮮曉荻

亚洲国产在线卡通动漫丝袜_久婷婷五月色啪_久久人人97超碰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