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果洞遺址入圍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

發布時間:2021-04-09 09:22   來源:貴陽網-貴陽日報  

  ▲招果洞的挖掘坑。 貴陽日報融媒體記者 湯欣健 攝

  ▲   招果洞遺址挖掘出的石器。 (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圖)

  4月11日至13日,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最終評選將在北京舉行,貴安新區招果洞遺址入圍。在全國20個入圍的考古新發現中,招果洞遺址是距今時間最為久遠的。

  招果洞遺址位于貴安新區高峰鎮巖孔村招果組,洞深約25米,洞口高4米,洞內怪石嶙峋,洞外地勢平緩。2016年至2020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對招果洞遺址進行考古發掘,經過5年時間累計工作時長800多天的挖掘,考古人員在招果洞發現了來自舊石器時代的石器、骨器等大量地層關系明確的文化遺物,兩座距今1萬多年的墓葬,以及伴生的人類頭骨化石,水、陸生動物遺骸和植物遺存等。經反復研究論證,最終確認招果洞遺址人類活動痕跡始于距今4萬年前,跨越了整個舊石器時代晚期和新石器時代,文化堆積(人類活動而留下來的痕跡、遺物和有機物所形成的堆積層)連續完整。

  “考古發現,招果洞遺址有河流經過,周邊地勢較為平緩,又有安全寬敞的洞穴,而且洞內干燥、洞口向陽,這都是古人類選擇棲息地的重要條件,人類活動的時間最早可追溯至距今4萬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招果洞遺址考古領隊張興龍說,在招果洞周邊很大的一片區域內,類似的山洞還有很多,不少都有過人類活動的痕跡,但活動的強度遠低于招果洞遺址,招果洞遺址應該是一處中心營地。

  “貴州氣候良好,貴安新區更是長時期植物繁茂、野果豐富,古人類只需平時采采果子抓抓魚,就能生存下去,一個洞周邊的果子吃完了,就換另一個洞居住,過段時間又再住回這個洞來,就沒有搭建房子的需求。因此,招果洞里的人類活動痕跡才有如此大的時間跨度,并且能保存下連續完整的痕跡。”張興龍說。

  張興龍介紹,招果洞遺址可大致分為全新世(全新世是地質時代最新階段,從11700年前持續至今)和更新世(亦稱為洪積世,從2588000年前到11700年前)兩個階段,全新世地層出土陶片、骨器、角器、磨制石器、打制石制品、動物骨骼等;更新世地層出土骨器、角器、打制石制品、動物骨骼等。遺址的石器工業從早到晚較為一致,為貴州廣泛分布的小石器工業,石器類型包括刮削器、端刮器與尖狀器,在加工技術上主要采用硬錘直接打擊法。這些痕跡都說明這群古人類有著較高的認知能力。

  “大概距今2.7萬年到距今1.6萬年的時間內,古人類經歷了一次很嚴重的降溫事件,稱為末次冰盛期。在這樣的寒冷條件之下,他們開始想辦法維持生存,所以招果洞內的用火遺跡在這個時間段明顯增多。而當時水生物受寒冷影響較小,所以洞內在距今1.6萬年到1.7萬年的時間里,魚骨蚌殼大量增加。由此可以判斷當時的古人類比較聰明,知道充分利用身邊資源來保障生存。”張興龍說,遺物量大、時間跨度長、痕跡連續完整,這些都能幫助專家們更具體地還原古人類的生活,這也是招果洞遺址能入圍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最終評選的原因。

  “招果洞遺址內連續完整的文化堆積,在云貴高原乃至全國都極為少見。遺址揭露出自舊石器時代晚期至全新世的50多個火塘和人類活動面,填補了以往工作的空白,為研究西南地區早期人類居住活動、進一步復原史前社會發展提供了重要依據。”張興龍說,招果洞遺址是黔中地區人類活動的最早證據,對于建立黔中史前文化發展序列具有重要意義,對全面了解低緯高原喀斯特山區的人類特定適應性生存策略,以及研究中國南方低緯高原山區古人類對氣候劇變的適應策略,也有開創性意義。

  貴陽日報融媒體記者 湯欣健

  編輯:朱永娣

  統籌:汪東偉

  編審:干江沄

亚洲国产在线卡通动漫丝袜_久婷婷五月色啪_久久人人97超碰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