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黨史記憶 致敬英雄】用紙和筆同敵人做斗爭:嚴金甡

發布時間:2021-03-26 10:28   來源:中共貴陽市委黨史研究室  

  嚴金甡,又名今生,貴陽人。父親嚴伯寅在貴陽中山西路開中醫診所,母親是一位深明大義的婦女,嚴金甡弟兄姊妹6人,他排行第五,二哥金操(袁超俊)早年外出參加革命,在上海加入中國共產黨,抗戰時期曾擔任八路軍貴陽交通站站長;大姐金秋(嚴慕蘇)、四哥金城(袁林)20世紀30年代初就在貴州參加革命活動,后來轉移出去,也先后加人了中國共產黨。

  嚴金牲的童年是在進步思想的熏陶下,在革命家庭的環境中逐漸成長的。中共貴州地下黨組織的同志常利用他家開診所的有利條件,在他家樓上聚會。中共貴州省工委書記林青常在那里活動,給他講革命故事,教他唱《少年先鋒隊歌》和《國際歌》,對他進行革命的啟蒙教育。每當地下黨的同志在他家接頭時,嚴金甡和妹妹金萱便自覺地為他們放哨。在地下黨組織的同志和姐姐哥哥的啟迪下,在嚴金甡幼小的心靈上便播下了革命的火種。

  1935年,貴陽發生了國民黨反動當局破壞貴州地下黨組織的“七·一九”事件。省工委書記林青和地下黨組織的一些同志被捕入獄。嚴金甡的四哥金城也遭敵逮捕。同年9月11日,當他得知國民黨反動派要公開殺害林青的消息后,拉著妹妹跑到貴州警備司令部門口,懷著沉痛的心情守候著。當看到林青在憲兵的刺刀威逼下,昂首挺胸,視死如歸的情景時,他流著淚悲憤地對妹妹說“矛哥(對林青的稱呼)多好啊,我們要學他那樣勇敢堅強,埋葬這吃人的社會!”他不忍離去,遠遠地跟在刑車后面流淚。

  林青犧牲后,地下黨組織的同志有的轉移外地,有的隱蔽下來。隱蔽下來的同志為設法營救獄中同志,派嚴金甡以親屬身份去探監,傳遞信息,溝通與獄中同志的聯系。他辦事謹慎,多次完成了任務。

  1936年,嚴金甡就學于達德學校。他參加了地下黨組織的讀書會,與陶信鏞、周曉山、周興仁等在一個學習小組。嚴金甡閱讀進步書籍的機會多了,經常認真作讀書筆記,寫心得體會,與組里同志研討問題,思想進步很快。1936年10月,經李策介紹,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嚴金甡平時不多言談,但談論問題時卻條理分明,思路清晰,頗有卓見。地下黨組織教育學校中的黨員,要成為品學兼優的學生,否則,就不能影響周圍的同學。他身體力行,努力學習,讀書會的成員,都是班上品學兼優的學生,在同學中有較高的威信。嚴金甡很喜歡唱歌。迫于反動當局的禁令,不能公開唱革命歌曲,他回到家里,便小聲地哼唱,教別人唱。他很喜歡《五月的鮮花》這首歌:五月的鮮花,開遍了原野,鮮花掩蓋著志士的鮮血。這支充滿激情,寓意深邃的歌,在他心上像團烈火,變成一種力量,時時激勵著嚴金甡的革命意志。

  1937年嚴金甡考入貴陽師范學校。后因工作需要又轉入貴陽高中就學。

  抗戰爆發后,黃大陸受黨中央派遣,從延安回貴陽與李策一起領導貴州地下黨的活動。為了加強宣傳工作,擴大黨在抗日救亡運動中的政治影響,組織上把嚴金甡調到黃大陸身邊負責刻印文件和傳單,并擔任秘密聯絡工作。嚴金甡嚴守紀律,放棄學業,斷絕與外界的人際交往。躲進一間暗室里與鐵筆、蠟紙打交道,孜孜不倦地為黨工作。

  嚴金甡為刻蠟紙苦練字,常在自己的床前堆放一堆煤灰練習寫字,學會了多種字體,在刻寫傳單和文件時,隨時改變字形以迷惑敵人。由于黨組織的活動經費困難,嚴金甡刻寫的工具非常簡陋,僅有一塊舊鋼板,一支鐵筆,一個油印輥子和幾張蠟紙。鐵筆用禿了他就撿留聲機的唱針捆扎在竹簽上當鐵筆使用;沒有油印機,就兩個人分別拿著一根鐵條壓在蠟紙上一張張的印。無論白天黑夜,嚴金甡總是默默地在他家小樓上埋頭工作。1937年冬天,嚴金甡冒著嚴寒,忍著手腳上凍瘡的疼痛,連續幾個晚上刻寫貴州省學生救國聯合會的《告同學書》。幾百份傳單散發出去后,影響很大。國民黨貴州省黨部設計委員陳惕廬大為震怒,跑到女中、達德等學校咒罵《告同學書》是托派、漢奸搗亂,說傳單是外來的,貴陽人刻不出那樣的字。

  自嚴金甡擔任刻印黨的秘密文件以來,先后刻印了《中國共產黨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抗日救國十大綱領》以及省工委先后發出的《公開工作和秘密工作的聯系的綱領》、《實踐上的幾個問題》、《關于小組生活》和其他一些黨的文件。

  嚴金甡除了做秘密刻印工作外,還做一些交通聯絡工作。他執行黨交給的任務時,講究策略,注意方法。他家隔壁有家鐘表店,他設法接近店員,向他們學習修理鐘表的技術,后來他用廢機件自己安裝了一只懷表,需要傳遞黨的指示或通知時,他就把表內機件取出,把字條放在表殼內,妥善地送到目的地。就這樣,他一次又一次機智地完成了黨交給的交通聯絡任務。

  1938年,當抗日救亡運動蓬勃發展,進步力量不斷壯大,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不斷深入人心的時候,國民黨貴州當局惶恐不安,公然破壞國共合作宣言,對抗日民主力量進行鎮壓,制造了貴陽“二·一九”學聯事件,逮捕學聯骨干于蘊等7位同學后,于2月21日夜,又逮捕了中共貴州省工委委員黃大陸、李策。當特務在鹽行街賀仁棟家逮捕黃大陸時,嚴金甡正在那里,他譴責匪特肆意抓人的暴行,被當場逮捕。國民黨貴州反動當局為掩蓋其破壞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倒行逆施,竟誣陷被捕的同學和共產黨人是“托派”、“漢奸”、“王公度余孽”。經中共貴州省工委多方營救,國民黨貴州反動當局對我被捕同志仍不予釋放。

  嚴金甡被捕時,年僅17歲。中統特務室見他年紀小,想從他身上打開缺口,審問時狡黠地說:“你年紀輕輕,被人利用,只要寫個悔過書,就放你出去。”沒料到卻被他義正詞嚴地斥責道:“國難當頭,抗日救亡有何過可悔!”特務惱羞成怒,施以重刑,卻一無所獲。

  獄中,嚴金甡在黃大陸、李策的鼓勵下,注意鍛煉身體、磨煉革命意志。他在敵人的嚴刑逼供面前無所畏懼,毫不動搖;雖身陷囹圄,在親人和同志們的關懷下充滿了樂觀的精神。一次,他母親和妹妹去探監,見嚴金甡已經是遍體鱗傷,沒有一絲血色的面部,浮腫得幾乎辨認不出模樣,嚴金甡硬撐著站了起來,微笑著一步一步向隔著鐵窗的母親和妹妹走近,口中喃喃細語,并不住地向親人點頭以示安慰。母親看到小兒子這般模樣,強忍著揪心的痛楚,回到家里后疾病纏身,于1939年1月離開了人世。

  1941年1月“皖南事變”發生后,嚴金甡和黃大陸、李策被國民黨反動派暗殺于貴州省保安處的防空洞里,嚴金甡犧牲時還不滿20歲。他為了黨的事業,為了人民的解放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他短暫的一生,光明磊落,義無反顧,表現了共產黨員大無畏的革命精神,是我們學習的光輝榜樣。

  編輯:宋德政

  統籌:汪東偉

  編審:干江沄

亚洲国产在线卡通动漫丝袜_久婷婷五月色啪_久久人人97超碰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