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黨史記憶 致敬英雄】楊光文:堅貞不屈的共產黨員

發布時間:2021-03-25 12:03   來源:中共貴陽市委黨史研究室   

  楊光文,貴州省臺江縣人,苗族。幼年時期,因父親在外地擔任公職,便隨母親寄居在雷山縣丹江鎮的外婆家里,就讀于丹江兩級小學。楊光文天賦聰穎,勤奮好學,備受長輩鐘愛。后過繼給伯父,隨伯母到貴陽居住,在貴陽達德中學就學。

  1937年“七七事變”后,抗日救亡風暴席卷全國,貴陽各校師生涌上街頭游行示威。楊光文參加了抗日宣傳隊,積極上街宣傳。通過參加抗日救亡的宣傳活動,他開始憧憬新的生活,積極要求進步。

  1942年,楊光文以優異成績考入了貴州大學法律系。在貴大期間,他接觸了不少進步教師和同學,借到大量的進步書刊。通過閱讀進步書刊,視野逐漸開闊,革命熱情更為高漲。1944年8月,經人介紹,他參加了地下黨影響下秘密建立的進步青年革命組織—群社。他經常和群社的師生一起閱讀革命書籍,暢談革命理想和前途,共同提高思想水平。在群社的學習會上,楊光文對國民黨政府違反人民意愿,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行為經常進行激烈的抨擊,并熱情頌揚共產黨的主張。

  貴大學生自治會曾被一些人所把持,為改變這種局面,楊光文與蔡之誠等聯名寫出大字報,要求直接選舉學生自治會。經過深入發動,斗爭取得勝利,產生了進步學生占三分之二的學生自治會,改變了由反動黨團成員獨霸學生自治會的局面。楊光文廣泛聯系同學,經常把進步學生組織在一起研讀馬列著作,學習和討論共產黨的主張,發動大家反對學校當局的法西斯教育,同反動黨團及特務分子的活動進行斗爭。

  1944年秋,日本侵略軍進犯貴州獨山。貴陽山城一片緊張,貴州大學向遵義轉移。在此情形下,楊光文根據群社作出的“組織起來,武裝抗日”的決定,離開學?;丶亦l雷山準備建立抗日游擊武裝。

  楊光文到雷山后,將帶去的《大眾哲學》等書刊分發給親友秘密傳閱,積極在知識青年中進行串連,啟發他們的思想覺悟,向他們進行愛國、民主、革命理想的教育。他在雷山期間,生活樸素,學習認真,待人誠懇,頗受當地紳士器重和青年人尊敬。他經常用家里給他的生活費資助一些貧困學生上學,并諄諄囑咐他們:“要為貧苦人民努力學習,不要只是為了個人前途奮斗。要多研究一些新事物、新學問,多結交一些有志氣、有抱負,上進心強的朋友。”在他的教育影響下,一批有識青年緊緊團結在他的周圍。

  1944年底,日本撤離獨山后,貴州大學搬回貴陽。翌年,楊光文返筑,得知群社已被特務破壞,便決定不到貴大復學。為了繼續開展革命活動,他努力尋訪中共地下黨組織。由于他積極參加進步活動,引起了特務機關的注意。1945年5月的一天,貴陽山城雨霧蒙蒙,楊光文外出辦事被特務暗中盯上。為了甩開特務,他在城里東轉西轉,直到第二天凌晨5點才甩掉尾巴,回到家里。情況危急,在貴陽己呆不下去了,他決定轉移到貴定。不久,楊光文的父親(貴定縣田糧處副處長)通過私人關系,搞來了貴定田糧處向糧食部請示有關問題的信件,并叫他化名楊炯銘,以貴定田糧處科長的身份離開貴定,前往重慶找黨組織。

  1945年7月,楊光文在重慶找到了中共南方局青年工作委員會,要求去陜北。當時去陜北的地下交通線路已被截斷,黨組織安排他到四川墊江女子中學,與地下黨員張仁信(女中教導主任)接頭,先找到工作暫住下來。經張介紹,楊光文被聘為墊江女中教員。此后,他倆在女中積極組織學生開展民主宣傳活動。通過學術討論會講評魯迅生平及其作品,閱讀《大眾哲學》;以編排、演出革命劇目,舉辦聯歡會等多種形式,向學生灌輸革命思想,啟發他們的思想覺悟。楊光文的進步活動又引起了敵特的注意,為保證安全,組織上決定讓他回重慶。

  1947年7月初,楊光文受張立派遣由重慶回雷山開展活動。7月中旬,他回到貴陽,向貴大的同學藍華富轉達了張立關于“組織革命武裝,擾亂敵人后方,牽制敵人兵力,配合正面戰場”的意見。

  楊光文一回到貴陽,他的家便被特務監視。為此,他父親到貴陽接他回貴定。當他們走到龍洞堡時,發現已被特務跟蹤。到龍里縣城后,為甩脫“尾巴”,他們走進了一家飯店,狡猾的特務也跟著進來。楊光文見勢不妙,思考著對策,只見他父親急中生智,將桌子推倒,擋在特務面前,楊光文乘機跑脫。但他父親卻被抓進了龍里縣黨部。后來楊光文的父親亮出名片,加上他伯父是省高等法院第二分院院長,龍里縣黨部礙于面子,只得從中調解,此事才算了結。

  楊光文脫險后,立刻雇了一輛馬車回到貴定,接著又輾轉到達雷山,到雷山后,通過親友關系,楊光文被聘為雷山中學教員。不久,杜青、李謙、孟慶仁、王天行(中共黨員)也陸續到達雷山。經楊光文介紹,都被聘為雷山中學教員。他們以教學為掩護,秘密開展革命活動。通過舉辦各種形式的故事會、演講會、聯歡會等抨擊時弊,啟發學校師生的覺悟。他們還組織學生深入農村訪貧問苦,調查社會情況,發動民眾起來反對國民黨政府的壓迫和剝削。他們踏遍了雷山縣周圍的山山嶺嶺,走遍了雷山縣城附近的村村寨寨,為建立武裝斗爭的根據地而奔波。他們還在學生中物色和培養了10余名武裝斗爭骨干,準備等待時機成熟起來戰斗。

  楊光文在雷山人緣較好,他利用這一有利條件做上層人物的團結爭取工作。雷山當局內部爭權奪利,經常演出勾心斗角的鬧劇,楊光文有效地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進行分化瓦解。

  1947年下半年,雷山中學校長羅裕洋無端解聘進步教員數人,楊光文便針對這個校長侮辱過女生一事,帶領全校師生與之進行斗爭,迫使羅裕洋潛逃。此后,貴州省教育當局派王永嗣代理雷山中學校長。王政治上更為反動,對楊光文等開展革命活動障礙很大。為了踢開絆腳石,楊光文利用地方實力派的石開、李健、李龍等與王永嗣進行摩擦,使王感到勢孤力單,不得不棄職而去。后經當地紳士舉薦,楊光文被任命為雷山中學校長。

  楊光文接任校長后,聘任了一批思想進步的教員,解聘了思想反動的教導主任和教師,使雷山中學的民主空氣活躍起來,學校辦得很有起色。

  楊光文等在雷山中學還創辦了油印小報《新觀察》,宣傳革命思想和解放戰爭的形勢,鼓舞民眾斗爭的情緒。這張小報散發到全縣各中心小學和本校學生中,成為學生爭相閱讀的刊物。

  經過楊光文等的發動和組織,舉行武裝暴動的條件已趨于成熟,他們決定在1948年秋發動武裝起義。同時去信重慶黨組織說:“雷山烤煙豐收,請匯錢來收購。”其意是雷山武裝暴動條件已經具備,請組織派干部來加強領導。

  1948年元月,楊光文接到張仁信從四川來信說,組織決定他到雷山,希望楊光文等到貴陽接。2月初,楊光文和杜青按預約時間到達貴陽。他倆到貴陽后,得知張仁信到貴陽就失蹤了。情況有變,楊光文和杜青商量:杜青立即返回凱里、雷山避風,叫李長青、王天行、李謙等注意隱蔽,楊光文留在貴陽繼續打聽張仁信下落。2月中旬,楊光文回到雷山,向王天行、杜青等匯報了張仁信因叛徒出賣而被捕的情況,并研究對付敵特的辦法。為了掩敵耳目,學校照常招生,辦理學生入學事宜。3月11日早上,雷山設治局局長郭寶昌以商量學校工作為由,叫楊光文、杜青、李謙到他辦公室,將他們逮捕。楊光文等被捕后,當天被武裝押解出雷山。3月13日,楊光文等被押解到貴陽保安處,經過一番審訊后,被投入文昌閣監獄拘禁。在獄中,楊光文屢被提審,敵特采用種種威脅利誘手段要他說出地下黨的秘密。楊光文始終橫眉冷對,拒不回答,敵特一無所獲。經楊光文父母及伯父母等四處活動營救,送去500塊大洋作“保釋費”,5月,楊光文才得以獲釋。

  楊光文出獄后,在敵特的嚴密監視下,仍然繼續進行革命活動。經常是拂曉外出,深夜歸家,然后伏案疾書,抄寫宣傳材料。1948年冬,安毅夫受組織派遣,由上?;氐劫F陽。楊光文即在安毅夫的直接領導下從事學生運動(重點在貴大)和少數民族上層人物的工作。1949年5月,楊光文經安毅夫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這時國民黨反動派的失敗已成定局,便對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進行大逮捕、大屠殺,作垂死掙扎。中共貴陽特支采取緊急措施,將已暴露的同志迅速疏散隱蔽。6月初,黨組織委派楊光文為組長,帶領廖崇美、安鄂(廖妻)、陸錦堂等,以受威寧中學聘任為由,轉移去威寧開展武裝斗爭,迎接解放。

  楊光文一行4人到畢節縣城后,正碰見國民黨軍隊沿途設卡布哨盤查,只得停了下來。他們在畢節停留期間,被特務發現,楊光文再次被捕,并被解往省保安處監禁。特務機關把楊光文作為“要犯”,從入獄的第二天起輪番刑訊,打得楊光文遍體鱗傷,幾次昏死過去。但他始終咬緊牙關,忍受劇痛,沒有吐露出一字黨的機密,表現出了共產黨人堅貞不屈的革命氣概。

  7月中旬,楊光文的母親用40塊大洋買通看守,到監獄看望兒子,看見楊光文戴著腳鐐手銬,衣衫破爛,胸脯裸露,一道道的傷痕正在潰爛流膿。楊母悲痛得泣不成聲。楊光文卻微笑著安慰母親:“媽媽,不要悲傷,不要哭,天快亮了。”這時他唯一牽掛的是在獄中和難友們共同學習的那本《共產黨宣言》還沒轉移出去,他從床鋪下取出《共產黨宣言》悄悄交給母親,請母親轉給黨組織。

  1949年10月5日,楊光文被國民黨反動當局殺害。年僅26歲。

  編輯:宋德政

  統籌:汪東偉

  編審:干江沄

亚洲国产在线卡通动漫丝袜_久婷婷五月色啪_久久人人97超碰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