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黨史記憶·致敬英雄⑨| 顧希均:精忠魂“老報人”

發布時間:2021-03-22 15:33   來源:中共貴陽市委黨史研究室  

顧希均,原名顧懷誠,筆名希今、兮今。1921年2月出生于貴州省爐山縣(今凱里市)旁海區凱棠鄉一個苗族貧農家里。顧希均7歲入私塾讀書,天資聰穎,勤奮好學,受到老師夸獎。14歲入黃平中學讀初中,1933年轉入銅仁國立三中師范部就讀。

銅仁三中的師生大部分來自淪陷區,身受國難家仇之痛,抗日熱情比較高。師生中有部分中共地下黨員在活動,抗日救亡活動活躍,民主進步空氣比較濃厚。顧希均入校后,表現進步,加之又是少數民族的貧苦子弟,因此進步同學董國平(即董琤)介紹他參加學生中的進步組織“讀書會”,后被選為該校師范部讀書會負責人之一。在此期間,顧希均積極閱讀進步書刊,并為讀書會主辦的壁報寫稿,宣傳抗日救亡的道理。后因顧希均投稿給《全民抗戰》揭發學校當局的丑惡行為,引起學校的不滿和反動派的注意,被迫離開銅仁國立三中。

1939年9月,顧希均轉入湖南衡陽國立十一中簡師部讀書,認識了同班的進步同學米長庚,經過多次交談,兩人成了好友。同年底,經米長庚介紹,顧希均認識了同學中的中共地下黨員雷震寰,并參加了該校師范部的“讀書會”,他常以“希金”為筆名向湖南邵陽《力報》副刊投稿,并與該報采訪部主任、主筆馮英子通信,馮當時認為顧希均文章寫得較好,又是一個傾向進步的苗族青年,因此,約他到邵陽《力報》擔任記者。

顧希均到邵陽《力報》工作不久,1940年春天,該報揭發大漢奸汪精衛與日本帝國主義即將簽訂《汪精衛平治協定》,同時揭發所謂“廣西模范省”的內幕,因此,同年5月13日,第9戰區司令部以“內部復雜,言論荒謬”為由,通知邵陽警備司令部查封了邵陽《力報》,報社的3個主要負責人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顧希均離開邵陽,轉到湖南衡陽《力報》社工作。

1941年1月,顧希均的老同學、好朋友米長庚被國民黨特務機關逮捕,關在邵陽。米長庚在被審訊中得知特務曾檢查過他與顧希均的通信,就在獄中設法給顧希均寫信,通知他“警報來了,趕快躲開”。顧希均即離開衡陽,秘密轉入川東,不久回到貴州。

1942年,顧希均回到家鄉,旋又去廣西桂林,因未謀到職業而再返貴州,曾先后在雷山設置局、臺江縣政府、鎮遠專署、省府訓練委員會等機構中工作,并從中進行了一些進步活動。1944年日軍進攻黔南時,顧希均曾面約他的老朋友孫鴻濤以雷山為根據地組織抗日武裝,并計劃組織苗族抗日自救會。

1945年,日本投降后,顧希均在貴陽參加梁聚五等籌辦的“民生鹽號”工作,年底,原銅仁三中的老同學董琤從重慶來貴陽看望他,互道闊別之后,顧希均向董琤介紹了準備在黔東南雷公山一帶發動武裝起義的意圖,并擬建立電臺,以便和中國共產黨取得聯系。

董琤回重慶后,1946年春,介紹黃世琮來貴陽與顧希均認識。7月份,他們兩人決定:黃世琮回老家盤縣去爭取中、上層人士,發動群眾,抓槍桿子,配合擬議中的雷公山武裝起義。

1946年至1947年6月,顧希均在貴陽《大剛報》任職,負責資料工作兼編國際新聞,因在同事中發表進步言論,并要《大剛報》按月發放工資,被該報的特務分子唆使幾個壞人打了一頓,顧希均憤而離開《大剛報》,1947年6月下旬到貴陽《力報》擔任總編輯。

貴陽《力報》是抗戰時期從湖南衡陽遷來貴陽的一家私營報紙??谷諔馉巹倮?,該報負責人返湘,將該報出版權賣給貴州巨商劉熙乙接辦,在顧希均未去《力報》擔任總編輯以前,該報適應國民黨所謂“戡亂”政策的需要,連篇累牘地發表反共反人民的社論和文章,沒有人看,賣不出去,業務蕭條。即使國民黨省政府主席楊森撥款扶持,仍一蹶不振,行將倒閉。顧希均到該報任總編輯后,確定了“半面向左轉,向前一步走”的辦報方針。1947年8月以后,貴陽《力報》發表戰局綜合評論,報道劉、鄧解放大軍南下消息。8月21日以《戰場七月如流火》為題,綜合論述7月份的戰局,闡述中國人民解放軍從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的新形勢,這篇文章發表后,激怒了國民黨反動當局。9月6日,該報又刊登了《從京滬各報消息看最近戰局情形))的評論,指出劉伯承的南下大軍正分三路向前推進,“陳毅部仍控制了魯西大部分地區。蘇北官家堡、鹽城大戰之后,國軍六百多人傷亡,五千多人失蹤”。這些報道與當時在貴陽的官辦報紙《中央日報》、《革命日報》、《大剛報》以及所有的黃色小報大相徑庭,揭露了國民黨中央宣傳的虛偽性,讓貴陽人民了解了一些戰場上的真實情況。接踵而來的是國民黨貴州當局于1947年9月9日上午(即國民黨所定的“記者節”),當顧希均從報館回到家中(當時他尚住棉花街杜家祠堂《大剛報》宿舍內),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剛出門來就被埋伏在附近的特務抓走。同時被捕的還有住在《力報》內的編輯洪之貴等。報社被搗毀封閉。

顧希均被捕后,關在國民黨陸軍監獄單人牢房,窗子用黑布遮掩,日夜亮著紅色電燈,以此傷害他的眼睛。1948年夏,轉押到鴨子塘監獄,這所監獄是由原來的“陳孝子祠堂”隔修而成,有3個大監房和一個黑監房,外面掛的牌子是“貴州保安司令部戰時青年招待所”,由5個憲兵和3條狼狗守著總監門。顧希均在獄中受盡折磨,經常帶著腳鐐,但他斗爭意志還是那樣堅強。犯人每餐兩小碗飯,半杯米湯,沒有菜,有時飯分完后還差兩碗,大家輪流挨餓。輪到顧希均挨餓時,他就取出用黃泥巴捏制的象棋來下,借以“充饑”。嚴冬季節,寒風刺骨,牢房里結了冰,顧希均仍堅持“破冰洗臉”。

顧希均在牢中,注意對年輕難友進行氣節教育;青年政治犯王永年每天被管牢的特務叫出去打掃院落,多給一碗飯吃,顧希均怕他上當,通過王永年的老師陳福桐向他做工作,希望王永年不要上當受騙。王永年知道這個情況之后說:請大家放心,我不會為一碗飯出賣靈魂。后來王永年與顧希均一同在1949年的“雙十一”慘案中死于敵人的屠刀下。

顧希均由于多年從事新聞工作,雖身居獄中,仍常向難友們講“新聞學”,并從國民黨的報紙材料上給難友們分析時局的發展。當遼沈戰役結束、平津戰役開始時,顧希均判斷:不管傅作義將來是起義還是被徹底打垮,平津一解放,解放軍就要大踏步南下,全國解放已成定局。顧希均的議論,鼓舞了難友們的勇氣和勝利的信心。

1948年秋末,國民黨特務對顧希均進行了最后一次審訊,給他羅織了兩條“罪狀”:一條是稱劉伯承為將軍,為共產黨張目;另一條是用希均為名,是希望平均社會財富,是共產主義思想。

1949年,貴陽即將解放,顧希均滿懷勝利的豪情寫了一封信,托出獄的難友帶給他的妻子梁紹福。信中說:“現在已經是黎明前,天快亮了,我們將在勝利的陽光下,帶著我們的東兒,在河濱公園南明河畔歡樂散步,過多么幸福的生活!”但不幸的是,1949年11月11日,顧希均和其他烈士一起,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在馬家坡(紀念塔附近)。

  編輯:李平平

  統籌:汪東偉

  編審:干江沄

亚洲国产在线卡通动漫丝袜_久婷婷五月色啪_久久人人97超碰视